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岳母、姨妈、女儿,三人共侍一夫
岳母、姨妈、女儿,三人共侍一夫
夕阳西下,落日的馀晖照得大地一片金黄,晚风带来一阵阵的清凉,陆家豪华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位美艳的妇人,正在亲亲热热的话家常,一位是女主人陆太太,另一位就是陆太太的大表姐蔡太太苏美玲女士。晚饭刚刚吃完,坐在沙发上聊着。-

-  「表妹,你在电话中说有要事和我商谈,到底是什么事嘛?」「表姐,在这件事未谈之前,你必须先笞应我一个条件。」「是什么条件麻?看你这神秘兮兮的样子。」「我要表姐绝对严守秘密,发誓不可对其他无论何人讲。」「好吧!看你这个紧张劲,我发誓决不对任何人讲,我若透露出去,就不得好死,这个誓言,表妹你还满意吗?」「我当然很满意呵!表姐,我先问你一件事,你必需要据实回答我,不要不好意思,也不能骗我,好吗?」「真奇怪!你今天是怎么搞的,老是提些怪地怪样的问题来问我,你到底有什么要事和我商量,就乾脆直说好啦!」「表姐!这就是我要和你商量要事的有关前题嘛!」「嗯!好吧!你问吧!表姐我都具实的答覆你。」「表姐!我问你,你和表姐夫的性生活还满意幸福吗?」蔡太太被间得满脸通红,吱唔一阵道:「这个……」因为已经答应过她,也就只好实情相告。-

-  「他已经不太行了,每次都弄得我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这样说起来,表姐是处于不满的状况之下啦!那你有没有想过,去交个男朋友,打打野食,来充充饥呢?」「想是想!但是怕弄出什么事来,所以我又不敢了。再说,我又不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啦!年轻的小伙子不会找上我,年纪大的男人就算钓到手也是中看不中用,跟你的表姐夫一样,派不上用场,照样是无济于事,不如安份守己,咬紧牙关苦俟苦撑下去算了!」「哎呀!我亲爱的表姐,别自报自弃的诉苦啦!人家有的女人都五十多了,还不是有年轻的小伙子喜欢嘛!这就是我要和你所谈的要事啦!实不相瞒,我已经交上一位年轻力壮,英俊潇洒的情夫,他不但人生得棒,学问也棒,尤其他在床上的那一股缠人的功夫真是使我欲仙欲死,畅美得好似上了天堂一样,真是要命呢!」「哇!表妹,你真有办法,能找到这么棒的情夫,他是谁啊?现在他人在哪里,听得我是心摇神驰,春心荡漾得难受死了。妹妹!快告诉我,能不能把他介绍给我来安慰安慰我的寂寞和苦闷呢?」「表姐!我就是有这个意思才打电话请你来的,可是还有其他的内情,必需和你说清楚。你若是同意的话,以后我们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样?」「你讲吧!只要我办得到的事!我一定去办,决不推却,更何况为了我们大家有福同享的利益呢?」于是陆太太就把胡太太商议的心愿以及一切的来龙去脉,全部讲解分析得一清二楚,给蔡太太听,最后陆太太做一结论问她:「表姐!全部的事情我都讲得很清楚明白了,现在就看你的心意来如何决定了。」「这……这样做多羞死了呵!秀贞若是愿意嫁给他,那我就是他的岳母啦!
--
  岳母和女婿通奸,那就是乱伦的行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多丢人现眼呵!再说,他会喜欢我这个小老婆吗?」「这个你就别顾虑那么多了,最要紧的是你要能说服秀贞!至于岳母和女婿通奸的事例,全世界哪一个国家没有?别说毫无血缘关系,算什么乱伦呢?像那些欧美国家以及日本等等。连亲生父母兄弟姐妹乱伦的案例,多得不胜枚举,报章杂志上都有利载,我想你可能也有看过。再说只要我们把事情做得谨慎守秘,别人怎么会知道呢?至于说到你的年纪,也不算老,那位胡太太比你还大好几岁哩!还不是蛮能得到他的欢心嘛。表姐!你若有心想嚐一嚐他那超人一等的做爱技巧和床功,保证能使你得到至高无上的性满足感,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喔,也是我做妹妹的一片诚意,让你也享受享受人生的乐趣,人生在世也不过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的把握住它,一转眼间就消失掉了,等你再想要的时侯,就后悔莫及啦!表姐!请你赶快做一个决定吧!不然的话,我只好去另寻他人了。」蔡太太被陆太太的说词,弄得心绪不宁、芳心荡样!浑身酸软无力,面颊发烫,感到一阵阵说不出的味道,袭向心头,使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春情欲火也燃烧得不克自止了。-

-  脑海中幻想着与年轻力壮,风流潇洒之俊男,做那香艳绯恻、极尽缠绵的性爱事儿,不觉浑身颤抖、阴户中濡湿一片,淫水潺潺而出,更增加她的空虚和寂寞感来,急需有一壮阳塞入阴道,猛力冲击一阵,方能泄却心头之火。
--
  「嗯!表妹,我什么都答应你!能不能现在给我介绍他认识?」蔡太太那水汪汪的媚眼已迷成了一线的问着。-
-
  「怎么啦!表姐是不是受不住了?」「嗯!我现在心里觉得懒懒的,浑身难受死了。」「是不是想要他来侍候侍侯你呀?」「死表妹!你真坏死了,知道我心里难受死了,还故意来逗人家,好妹妹!-
-
  姐姐已经忍受不了啦!」蔡太太揉着她央求着。-
-
  「表姐!你真的忍受不了啦!来!让我摸摸看,到底你受不了的程度究竟有多深?」说着陆太太的手就顺着她的大腿向上摸去。
-
-  「不要!不要摸嘛!」蔡太太笑着一团往她的身上钻,两条大腿不停的摆动,想阻止她的进袭,但是没想到这一扭动,整个大腿都露了出来。-

-  「啊!好妹妹……不要摸嘛……我……我真拿你没……没办法……」终于给陆太太的手摸到了,此时蔡太太的阴户已如同江水泛滥,三角裤的裤裆整个都湿透了。-

-  「哎呀!表姐!这可不得了啦,你下面发大水了。」陆太太故意的笑着看逗她。
--
  「死表妹!不要说嘛……人家已经……」蔡太太满脸通红,软软的倚在沙发上面,有气无力的娇喘着。-

-  「表姐!别生气啦!我是逗着你玩的,走!我带你去找他!让他来安慰安慰我亲爱的表姐吧!」*         *         *二人来到林宏伟的住处后,陆太太开门见山的直对他说道:「宏伟,这一位是我的大表姐蔡太太,苏美玲女土,我今天带表姐来是希望你能好好的侍候她,让她享一享个中的乐趣,以后定有你的好处,知道吗?小宝贝!快叫美玲姐。」「遵命!琴姐,美玲姐你好!」「嗯!你好。」「表姐,你今晚不要回去了,就和宏伟共聚一夜吧,明天上午我再来叫你好了。宏伟!今晚好好招待美玲姐,我先回家了。」「表妹!你留下来陪我好嘛!我一个人有点……怕。」「哎呀!我的表姐!你怕什么呢?宏伟他会侍侯得你舒舒服服的,我若不回家去是不行的,万一落出一点破绽,以后就没得玩了,必须小心谨慎才行,今晚你尽管放心痛快的享受吧!」陆太太走后,宏伟把大门锁好,返回客厅,只见蔡太太娇羞的低头坐在沙发上不动,于是挨坐在她的身边,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两人互相凝视一阵,蔡太太被宏伟看得粉脸煞红,心脏加速跳动、呼吸急促的娇喘了起来,全身打了个冷颤。-

-  宏伟一见,知道蔡太太她这种反应,是春心荡漾,性欲亢奋的现象,便伏下头去亲吻她的樱唇,开始她还娇羞的将头避了过去,他用双手捧住她的面颊,扳了过来而吻了上去,蔡太太也张开樱唇伸出香舌吐封宏伟嘴里,二人互相热烈的舐吮起来。-
-
  宏伟一手搂着她亲吻着,一手即伸入她撇露开的衣领中,插入那紧绷的乳罩内,那浑圆的大乳房,就像打足了气的皮球似地,摸在手上软绵而带弹性,一面把玩着,揉捏着奶头,手上的感觉真是美妙舒服极了。-

-  「哎唷!」蔡太太皱起双眉,嘤嘤呻吟的伏在我的怀抱中,全身好像触了电似的,机伶伶地打着寒噤,这是女性在受到异性的爱抚时,所起的本能反应,她扭动身躯想闪避他的挑逗,被他牢牢搂紧不但挣扎不掉,反而使宏伟的性趣更高昂亢奋,突然伸手袭进她的三角地带,穿过三角裤摸到她的私处,从肥隆的阴阜到臀沟上,长满了浓密粗长的阴毛,阴蒂特别肥大。「嘿!真棒!」又是一位风骚淫荡的妙人儿,桃源洞口早已春潮泛滥,那湿濡濡粘糊糊淫水,贴满他一手都是。
-
-  「喔!宏伟!请你把手拿出来……我……我受不了……了……」蔡太太被他双手的攻势,欲火已被煽起浑身难受得要命,双腿紧紧夹住他那挑逗的魔手,她虽然欲火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阴户中是又酸痒又空虚,急需要有一条粗长硬烫的大阳具来肏她一顿以解心中欲火,但是她毕竟是个良家妇女,从未与丈夫以外的男人玩过,心中多少有点害怕兴羞怯。
-
-  「啊!不……不要……我……我好怕……」「美玲姐!你怕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别怕!我抱你到房间去,好好的让你嚐嚐人生的乐趣。」宏伟双手猛地把她抱起,就往房中走去,边还热情的如雨点般的吻着她。-

-  蔡太太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缱缩在他的怀抱中,任由他去摆布。
-
-  宏伟把她抱进房中,将她放在床上,动手把她的衣服全部脱得精光,再两三下飞快的把自己也脱个清洁溜溜,猛地翻身跳上床去,把她紧紧搂抱在怀。-

-  蔡太太娇躯颤抖,双手也死紧的搂抱在怀,同时把那艳丽的红唇,印上了宏伟的嘴唇,二人热情的亲吻着。-

-  宏伟想不到年已四十的蔡太太,乳房是这样的美,白得如雪如霜,高耸挺拔尤如两座山峰,奶头像葡萄一样呈绯红色,挺立在粉红色的乳罩上。-

-  毫不容情的伸手握着一颗大乳房,「哇!」是又柔软又极富弹性,摸到手上真是舒畅美妙极了。-
-
  他拼命的又揉又搓,又捏又抚,玩完这颗又玩那颗,两粒乳头被揉捏得硬如石子一样的挺立着。他是边玩边欣赏她的玉体。
--
  自古道「英雄难过美人关」,也就是难过美人的这一个小屄关。-
-
  蔡太太那雪白细嫩的胴体,真是上帝的杰作,都四十的人了,肌肤还如此的细腻滑嫩;曲线还那么的窈窕婀娜多姿,容貌又娇艳冶荡,真是美得使人头晕目眩,耀眼生晖。尤其那肥隆的阴阜上长满一片浓密乌黑粗长的阴毛,是那么性感迷人。虽然她己生过儿女了,可是小腹还是那么平坦,嫩滑。粉臀是又圆又大,粉腿修长,虽已徐娘半老,还能保养有如此丰润滑腻,令人蚀骨销魂的胴体,其风韵之佳,实难以容于万一。
--
  「尤物!尤物!真是世间难见的尤物!」看得宏伟张口结舌,双眼冒火,垂涎欲滴,心火如焚,神情紧张激动,真想即刻把她一口吞下肚去,大快朵颐方才淋漓痛快。
-
-  但是转而一想,如此娇艳冶荡,骚浪奇淫之妙人儿,决不可操之过急,若是三两下就清洁溜溜的话,使她不但得不到欢爱的乐趣,反而得不偿失,必须要气定神敛,稳扎稳打,使她能得到最高的享受,不由她不永远爱恋着你,痴迷思念着你。
--
  于是先伏下头去,一口含着她那绯红色的乳头舐吮吸咬起来,一手抚摸揉搓着另一颗乳房,一手抚摸着她那白白嫩的肥臀,再又抚到那多毛肥隆的肉缝中,一阵的拨弄,湿淋淋的淫水黏满了一手。
--
  「喔!我……我受不了啦……里面痒死了……」蔡太太被他拨弄得娇喘吁吁,一双玉腿在扭曲的伸缩着,媚眼如丝的半开半闭,两片湿润火烫的樱唇,充分地显露出性的冲动,欲的需要,情不自禁伸出一只玉手去抚摸他的阳具。-
-
  「哇!好长好大呀!」她的玉手一握住大阳具,则感到他的阳具是又粗又长,又硬又烫,再一抚摸那个龟头,「哇!我的妈呀!」好大的一个龟头,棱沟又宽又厚,就像是个大草菇一样,芳心暗想,若是插入在自己的小肥屄里面,被那又宽又厚的龟头棱沟一磨擦,那种滋味才美死人呢!表妹还真没有骗我。宏伟的阳具既粗又长,怕不有八寸左右长吧!好像天降神兵的一样,锐不可挡!和他的名字太相衬了。真是又「宏」又「伟」!爱煞人了。
-
-  宏伟在挑弄了一阵之后,伏下头去用嘴含吮她那两片多毛肥突的大阴唇和小阴唇,舌尖舐吮吸咬着那粒粉红的大阴蒂,不时用舌尖伸入阴道去舐吮挑弄着。-

-  「哎唷!宏伟!小乖乖……你舔得我……酸痒死了……哦……哦哦……求求你……别再咬……咬那粒……那粒阴核了吧……姐姐……浑身被你咬……咬……弄……弄得难受死了……啊……别再……再捉弄……我了……哎呀……不好……我要出来了。」蔡太太语不成声的哼叫着,一股滑腻腻的淫液,狂流而出。宏伟则大口大口的吞食下肚,这是女人体内的精华而最富营养的补品,能壮阳补肾,令人食之不厌。-

-  「啊!小宝贝!亲弟弟……你真要整死我了,我泄了……」宏伟把她那桃源春洞的骚水舐食乾净后,翻身上马,把她的两条浑圆粉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上,在她那个丰满的肥臀下面垫了一个枕头!使她那饱满丰肥多毛的阴阜,更显得高突上挺,肥厚生毛的两片紫红色的大阴唇中间,夹着那红红的桃源春洞,溪水潺潺流出,他用手握着自己粗长的大阳具,先用大龟头在洞口擦弄着,只见她被擦弄得肥臀不停的往上挺凑。-

-  「喔!亲弟弟……别再逗我啦……我……我真受不了……啦……」宏伟的大龟头在她的肉缝中擦弄一阵后,已感到她的淫水愈来愈多,屄口发烫已到了可以行事的时候了。便屁股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大鸡巴已肏进去四、五寸左右。-
-
  「哎唷!」蔡太太也张口结舌的一声惨叫:「痛死我了……」她边叫痛死人了,边用手去推他的小腹,宏伟直感觉到大鸡巴插在她那紧小暖湿小肥屄里面,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服劲,见她用手猛推自己的小腹,再看她的粉脸煞白双眉紧皱,一副痛苦难忍的模样。-
-
  其实蔡太太的小肥屄里面虽然被他的大鸡巴才插进去四寸多,但是那股又痛又麻,又酸又痒的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使她有种充实和胀满感,以及舒适感,毫无来由的全身颤抖赴来,而小肥屄也不住的抽孪着,紧紧夹住他的大阳具。-
-
  宏伟不想太过于残忍,而使她紧张害怕,像她这样娇艳性感成熟的美娇娘,必须好好珍惜她!而能长久的拥有她才行。
--
  他虽然欲火高炽!大阳具被她的小肥屄夹得是舒畅无比,但是还不敢再冒然的挺抽,于是改用旋磨的方式,慢慢的扭动臀部,使大阳具在小屄里旋转着。
-
-  「喔!亲弟弟……你的大鸡巴……磨得我好美……好舒服……小乖乖……再往里面插深一点……啊……我里面好痒……快替我……搔……一搔……吧……心肝宝贝……」蔡太太梦呓般的呻吟浪叫着!娇躯美得好似飞跃起来,也不管自己的小屄痛是不痛,将肥臀往上猛挺,使阴户一再的覆和着大阳具,做成紧密的接合。-
-
  她真舒服透了,毕生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和畅美,今夜是第一次嚐到了,使她陷于了半晕迷的状态中,她已被林宏伟的大鸡巴,磨得欲仙欲死,快乐得似神仙了。-

-  宏伟的旋磨,使大鸡巴与她的阴壁嫩肉,作更密切更有效的磨擦,每磨擦一次,蔡太太的全身都会抽慉一下,而颤抖一阵,那种快感和舒服劲,是她毕生所没有享受过的。
-
-  「啊……好弟弟……亲丈夫……我好舒服……我……我忍不住了……我要丢了……」宏伟愈磨愈快,感到她的小肥屄里面一股滚烫的淫液直冲着大龟头而出,阴道已经没有原来的那么紧窄了。于是臂部猛地用力一压,大鸡巴「滋」的一声,已经全根尽没肏到底了,是又暖又紧,舒畅极了。
-
-  「哎呀!」她大叫一声,晕迷过去。
--
  娇躯不停的颤抖着,抽慉着,一阵舒服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小腿乱伸,肥臀晃动,双手像蛇一样紧紧缠着宏伟。-

-  宏伟并没停止,缓缓地把大鸡巴往外抽出,再慢慢的插入,抽出,插入……每次都碰触着她的花心深处,使她是又哼又哈的呻吟着,她本能的抬高粉臀,把阴户往上挺!上挺!更上挺!-

-  「哎呀!小宝贝……小心肝……姐姐要被你肏死了……啊……好舒服……好美啊……你真是我……我心爱的小丈夫……」宏伟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她的小肥屄是又暖又紧,淫水不停的往外直流,花心在一张一合地猛夹着大鸡巴头,直夹得他舒畅无比,整个人像是一座火山似的要爆发了。
-
-  蔡太太樱唇微张,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如丝,姣美的粉脸上,呈现出性满足的快乐表情来,淫声浪语的叫道:「啊……我的小亲亲……你真厉害……你的大鸡巴快……快……快要肏死我了……我快吃……吃不消了……哎唷……我受不了啦……我要死了……哎呀……不好……我……我又要丢……」宏伟的粗长硕大的阳具猛抽猛插,再使出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左右抽花,插到底时再旋转着屁股,使大龟头直顶着花心深处,研磨一阵的高超技巧,直肏得蔡太太浑身颤抖,淫水像山洪爆发似的,一阵接一阵的往外流,双腿不停的伸缩,全身燸动,肥臀狂摇乱摆,热血沸腾到了极点,歇斯底里的浪叫着:「哎呀喂!亲弟弟……小丈夫……我要死了……你真要了我的命啦……我的水……都快流乾了……你……你怎么还……还……还不射精嘛……小宝贝……求求你……快……快把你那宝贵的甘霖琼浆……射给我……滋润滋润姐姐那枯萎的花心吧……我的小冤家……你要是再不停的肏下去……姐姐……非要被你肏死不可了……」「好姐姐!我问你,你真的满足了、过够瘾了吗?」「是的!姐姐真的满足了,过够瘾了,亲弟弟……你就别再折磨姐姐了……快……快把你那甘霖琼浆赐给我吧!-

-  小乖乖。」「好姐姐!你既然满足了,也过够瘾了!那就好好的准备接受我赐给你甘霖琼浆吧!」宏伟此时也快要达到高峰,大鸡巴已胀硬得发痛,非得一泄为快,于是拼命的一阵狠抽猛插,整个人像要爆炸似的。
-
-  尤其蔡太太的小肥屄花心,像婴儿吃奶的小嘴似地,猛张猛合的舐吮着他的大鸡巴头!吮吸得宏伟欲仙欲死,舒畅无比,他怎甘心示弱,用大龟头在肉洞内猛捣猛搅。
--
  「哎呀!喂!亲弟弟……我……我又丢给……你了……」「呀……」「呀……亲姐姐……我要射……射给你了……」「啊……小宝贝……射死我了……」二人像两颗定时的炸弹一样,同时爆炸了。把他二人炸得是魂飞魄散,粉身碎骨,飘向如神仙般的境界去了。
-
-  二人紧紧的缠抱在一起,晕昏迷迷的睡过去了。
--
  *         *         *也不知睡了多久,蔡太太先悠悠地醒了过来。-
-
  发觉宏伟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胴体上,大阳具还插在自己的小肥屄里面,虽然已经软了,但是还是有一种充实感,比自己丈夫那硬起来的阳具,还粗还长,好棒!好可爱哟!不由一股羞怯感和一股甜蜜感,一起涌上心头,想起了刚才和他那缠绵缱绻的舍死忘生的肉搏战,真不知道他那么粗长硕大的阳具,自已的小屄是怎样容纳得下的,那么令人荡气回肠的舒服感,还在她的体内激荡着,实在使她留恋不忘。今晚若非表姐的好意,使自己嚐到如此爽心适意的「偷食野味」的滋味,这一辈子活在世上还真是白活了,想着想着情不自禁的,抱着宏伟热烈的亲吻着,宏伟被她吻醒了,第一个反应是搂紧她猛舐猛吻,二人吻得差点窒息才松开对方,蔡太太猛的喘了几口大气,娇声嗲气说道:「宏伟!我的小宝贝!你真厉害也真行,怎么玩得那么久呢?
-
-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要是和女人玩的时候,我都这个样子的,难道说你的丈夫他不是这样吗?」「我的丈夫有你一半功夫、我就高兴死了。」「那你丈夫的阳具和功夫,到底如何呢?」「他呀!别提啦!东西短小不说,三几分钟就完事了,哪像你的东西又粗又长而经久耐战,你真是天生的战将、男人中的男人。我对你讲,男人能够支持到跟女人同时丢精就已算是很棒的了,像你能使我泄身数次,弄了一个多小时,真是了不起的做爱高手,难怪我的表妹和胡太太都是那么爱你,把你当作心肝宝贝一样,真是一点都没错,你真使女人为你疯狂,为你牺牲一切都甘心情愿。小宝贝!希望你别嫌我已年老色衰,比不上少女那样的娇艳秀丽、活泼可爱而把我抛弃掉,姐姐是好爱好爱你呀!」「美玲姐!请你放心吧!像你生得这样美艳如花,风情万千的美娇娘!我怎么舍得抛弃你呢?其实少女虽然活泼可爱,但是没有像美玲姐那种成熟动人的风韵,丰满性感的胴体,经验丰富的床功,尤其你那个会吃人的小肥屄,真是世间难得的「妙品」,别人想还想不到手,我怎么会抛弃掉呢?」「死相!越想越难听了,什么像个会吃人的小肥屄,真是难听死啦!那表妹和胡太太的小屄,会不会像个吃人的嘴呢?」「她们的小肥屄虽然像会吃人的嘴一样,可是却没有你的那么厉害!你真好像吸尘器一样,差点把我的骨髓都快要吸出来啦!美玲姐!你简直是人间难求的「尤物」、「妖姬」啊!」「要死了!好坏的宏伟,人家的身体都给你玩遍了,还来取笑我,我都可以做你的妈妈了,还这样的欺负我,不来了嘛!」她用粉拳打在他的胸前,故意翘高红唇,一副小女儿撤娇不依的姿态,使宏伟看得是心摇神驰,销魂蚀骨,欲焰又起了。-

-  他望着她那媚荡淫浪已至极点的粉脸,抚摸着她那丰满润滑的胴体,真不敢相信她已是个四十出头的妇人、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保养真是到家,全身雪白细嫩,不现赘肉,曲线玲珑,粉脸除了眼角稍有一点鱼尾纹之外,摸在手中滑润细嫩,在她身上你绝对找不到一丝儿四十岁的迹像出来,我相信再过十年,她还能让男人见了一定想入非非,甚至于让年轻的小伙子,想得到她而又得不到她,去手淫幻想着在和她热烈的性交。-

-  「亲姐姐!你说你都可以做我的妈妈了,你刚才表现得那么骚荡淫浪,真使我不敢相信,当时你真像一头发狂的雌老虎一样,差一点没把我给吞食下肚,难怪大家都形容你们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真是一点都不假,怪不得你的丈夫无法使你满足,也只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才能抵挡得住你那么强烈的性欲了。」「不嘛!不来了!你怎么老是欺负人家嘛!姐姐在一看到你的那一刹那,底下的小……小屄就毫无来由的痒起来了,你呀!要死了,给你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真恨死你了……」她嘴里在数落着我,但是她的玉手确紧紧地握住我的阳具在不停的套弄着,一边对我猛抛媚眼!-
-
  天啊!这位美艳骚荡的蔡太太,和宏伟完成了第一回合地**后,还表现得如此令人暇思,宏伟的阳具不禁又高翘挺硬起来。
--
  她一手轻捶着他的胸膛,一手仍旧套弄着他的大阳具说:「小宝贝!它又硬翘起来了,怎么办呢?」「谁叫你去逗它的,你要想辨法使它消消气才行啊!」「小乖乖!你要我用那一种方法来替它消气呢?」「嗯!你先替我吹吹喇叭,让我先痛快痛快,然后再给你也来上一顿痛快舒服的,好吗?」「小宝贝!什么叫吹喇叭,我不懂呀!」「什么!连吹喇叭你都不懂呵!」「嗯!」「就是用你的嘴来含舔,吮吸我的鸡巴嘛!」「这个我不会嘛!那有多脏呀!」「唉呀!我的好姐姐,你别土啦!脏什么嘛!难道你没有含过你丈夫的鸡巴吗?」「他从来就没有叫我含过,更何况我们那一代的人都是旧时代的思想,除了夫妻正常的性交外,谁敢那么大瞻做出奇奇怪怪的花样来,不被丈夫骂你是淫妇才怪呢?那像现在这个时代,男女的关系是这么的开放哩!」「所以我说你和胡太太都是被「性」折磨的牺牲品,丈夫在外花天酒地,或是性无能,使你们得不到性的安慰,欲的满足,也不敢有越轨的举动,只有咬紧牙关去忍受,那份性饥渴的痛苦,真是太可怜了,现在的时代不同了,一切都讲究民主自由,男女平等,年轻人更趋于新潮,开放,人人都有享受个人的爱好,和自由的权利。性生活也不例外,「性」是个人的问题,也是自己本身的爱好和享受,别人是无权干涉的,只要男女当事人互相爱幕,彼此需要对方的慰藉,就可以尽情的去享受对方给予的乐趣,来满足自身的空虚和寂寞,何必要压抑着自身的需要,而使身心受着那难忍的煎熬,你想一想那做人又有什么乐趣可言,我俩既然己有肌肤之亲,目的是为了肉欲上的享受,那就要彻底的去尽情享受,才不辜负这今夜良宵,你说对不对?」「小宝贝!你说得对极了,真想不到你人生得英俊健壮,那条大宝贝又棒又强,口才又这么好,上苍对你实在太优厚了,把男人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你一个人的身上,真不知以后有多少的女人会被你迷死了,我怎么会遇上你这个可爱的小冤家啊!你呀!真迷恋死姐姐啦!好吧!你要姐姐怎样陪你玩都可以。」于是宏伟教导她如何吹喇叭的技巧,蔡太太也是个乖巧的妇人,一学就会,二人彼此便互相热烈的口交起来;湿腻腻地吻舐了许久,宏伟被她舐吮得龟头酥麻,心花怒放,阳具暴涨高翘得欲火更炽。-
-
  蔡太太也被他舐吮吸咬得,稣麻酸痒传遍了全身四肢百骸,魂飞魄渺,淫水就像江河缺堤一样,不断的往外直流,娇躯颤抖个不停,宏伟把她的淫水都一口一口的舐食下肚。-
-
  然后宏伟靠坐在床头上,一把抱过蔡太太的娇躯,让她面对面的坐在他的大腿上,示意她来一个坐交的姿式进行玩乐。-
-
  蔡太太一看他的大阳具,好似一柱挚天的高翘挺立着,粗长硕大得真有点胆怯,迟迟不敢有所行动,宏伟把她的玉手拉了过来,握住自己的大阳具,他的双手则揉摸着蔡太太酥胸上的一对大乳房说道:「亲姐姐!快把我的大鸡巴,套坐到你那小肥屄里去呀!-

-  「亲弟弟!你的鸡巴这么大,好怕人呀!我不敢套进去嘛!」她是又羞又怕,粉脸通红,那种含羞带怯的模样,还真迷人。
--
  「来嘛!怕什么!刚才不是也插进去玩过了吗?」「不行!我从来也没有玩过这种姿式,我会受不了的。」「不要怕!等你套进去以后,我们都不要动,这样就可以了。」「嗯!不嘛!我怕受不了……会痛死人的……」「亲姐姐!慢慢的往里套就不会痛的!来!轻轻的……」蔡太太一来拗不过他的意思。二来也想嚐嚐女上位的性交是何滋味,于是她靠紧过来,左手勾住宏伟的脖子,右手握着大阳具对准自己的桃源春洞,慢慢的套坐下去。
--
  她微微的一用力,才插进一个大龟头,但是她已痛得双眉蹙了起来,媚眼上翻,粉脸煞白。
-
-  「啊!好痛……」宏伟看她弄了半天,才只弄进去一个龟头,若想要她自己套坐进去,非得费上一段时间,看她那个怕痛的样子,乾脆!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自己动手来得个好。于是他双手搂紧着她那肥厚的大粉臀,往下用力一按,自己的屁股也用力往上一挺──「噗滋」一声!-
-
  便整个连根套坐到底,紧跟着──「哎呀!」一声惨叫。
-
-  「好胀……好痛呀……喔……我的妈呀……」她嘴上虽叫着胀痛,但是不停的扭着肥臀,上下的套坐摇拢旋磨,大阳具便在她的桃源春洞中进进出出,宏伟则一面玩弄着她那两颗抖动的大乳房,一面抬起屁股一挺一挺地迎合。
-
-  「哎唷喂!亲弟弟……姐姐的小屄……好痛快……好舒服啊……哦……哦好销魂……好过瘾……啊……」她愈叫愈大声,愈套愈快愈坐愈猛,她此时感觉前身很空虚,急需抓着些什么为倚托,于是双手紧搂着宏伟的脖子,用两颗大乳房贴着他的胸膛磨擦,而增加触觉上的享受,骚水则不断流出,增加了润滑的作用,下体交接处「唧唧!」之声,谐出了一曲美妙的男欢女爱之交响乐。
-
-  宏伟为了使她能够多嚐一点**乐趣,叫她换了一个姿式,双膝跪在床上,上身弯下,将肥白的粉臀抬高,让阴户朝后面挤得高隆凸出,用手握着大阳具,对准那红艳艳水晶晶的桃源洞口用力的插了进去。-
-
  「啊!好美呀!」她大叫一声,扭动着粉臀来迎合,前后左右的旋转摆动,宏伟的大龟头每次都撞到她的花心,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只撞得她猛喘大气,全身颤抖,舒服得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猛吞口水,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哎呀喂!亲弟弟……小心肝……你的大鸡巴……快要肏死……死我了……啊……我的亲……丈夫……我……我又要泄……了……」一股滚热的淫液,猛冲着大龟头而出,流得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
  宏伟是愈战愈勇、愈攻愈狠,他的大阳具就像汽车的活塞一样不停的、快速的,有力的抽插着。蔡太太已经兴奋舒畅得几乎休克过去,他为了使这位性欲特强,骚媚淫荡床功颇佳的蔡太太能饱嚐那痛快淋漓,至高无上的**乐趣,尽量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去配合她的丢精时间,期能使她尽情享受到快感的滋味。-

-  于是双手在她那双下垂幌荡不停的奶头上,运用指上功夫,轻揉慢搓,捏弄起来,同时大鸡巴不停的猛捣。-

-  蔡太太的性欲此时已达沸点,阴壁的肌肉开始猛吸猛吮的夹着他的大龟头,宏伟也紧搂着她的肥臀,拼命抽插!
-
-  尽量地顶着她的屄心,用大龟头去研磨它那软肉。
-
-  蔡太太被他研磨着那屄心的软肉,全身不停的打着冷颤,那种销魂蚀骨、欲仙欲死、酥麻酸痒的滋味,舒服得她是丢了又丢,泄了又泄,整个人差一点都要昏迷休克过去了,但是口中尚迷迷糊糊的哼道:「哎呀……喂……泄……泄死我了……」宏伟再也无法控制啦!猛的一阵最后冲刺,一股浓热滚烫的精液飞射而出,全部喷射到蔡太太的子宫里去啦!-

-  「啊……小心肝……射得姐姐真美死了……舒服死了……」二人手儿相拥着,脸颊相贴着,腿儿相缠着,紧闭双目,静静的享受着,那高潮后尚激荡在躯体内的馀情韵味,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男欢女爱最为乐矣!
-
-  当天晚上的半夜二人醒转过来,又尽情缠绵的享受**的甜蜜乐趣,一次结束,休息一阵后又接一次的交欢做爱,直到浑身发软,四肢瘫痪乏力为止,才疲惫己极的睡了过去。-

-  *         *         *这一觉只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多,才被门铃声将他二人嘈醒过来,宏伟急忙起身将门打开。
--
  陆太太进到房间,蔡太太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走到床边一看,双乳又大又挺,再往下看,粉白平滑的小腹之下,乌黑一片,「哇塞!」陆太太也吃了一惊,真看不出来表姐都四十出头的人了,又生了两个孩子,身材保养得如此窈窕、肌肤还如此的滑润,她更没想到表姐的阴毛竟是如此的浓密,乌黑粗长,自己的阴毛已经不算少了,跟她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不用说,表姐一定是风骚淫荡死人了,看她的样子昨晚一定是大战通宵了,陆太太正在引颈细看,床上的美人儿张开一双媚眼,和陆太太的眼光一相触,粉脸羞红的叫声:「表妹!」「表姐,恭禧你啦!」蔡太太感到一阵的害臊和羞怯,急忙拉了一条毛毯来盖在娇躯上:「谢谢表妹啦!」「怎么样!表姐!宏伟侍候得你还满意吗?」「嗯!满意极了,表妹的眼力真不差,找到这样棒的美男子,他真是男人中的男人,物大技好,能征惯战,做爱的高手,表姐差一点都快要被他肏死了。」「那你们昨晚玩了几次呢?」「一共玩了五次,他实在太厉害了!我的小屄到现还隐隐作痛哩!」「表姐!你也真是太贪啦!不要命啦!」「一来我实在是饥渴得太久了,二来宏伟也实在是太可爱了,使我不得不陶醉在那份舒畅、满足,神奇、奥秘及美妙幸福而猗旎的美境中,流连忘返不得自拔了。」「嗯!看情形表姐你也是死心塌地的迷恋上他啦!那么我们进行的计划怎样呢?不然他娶了别的女孩做老婆,我们的希望就泡汤了。」「当然照计划而行呵!可是表妹是知道表姐家的环境的。」「那没关系,一切的费用包在我和胡太太的身上,只要娶了你的女儿秀贞,他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以后你我二人以岳母及表姨母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他家,既不怕你我的丈夫起疑心,也不怕别人说闲话,真是一举数得。」蔡太太本身也是恋奸情热,食髓知味,既能得一佳婿又兼情夫,更能在精神和肉体上满足自己的需要,何乐而不为呢?
-
-  二人商议妥当后,再对宏伟一谈,他当然是满口答应。-

-  三人在陆太太家午饭后,再返回宏伟的住处午睡,宏伟少不得也要安慰陆太太一番,三人一直缠绵到晚上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  蔡太太回家后就着手进行安排,先说服女儿秀贞,言及表姨妈意欲介绍一位大学毕业英俊健壮,而又有房产及蓄储的青年和她做朋友,若是情投意合的话,再谈婚嫁。
-
-  于是约定星期日中午十二时在**餐厅相会。-
-
  秀贞由父母陪同而去,宏伟由陆太太陪同而来,特备一桌上好的酒菜,五人畅谈聚饮甚欢!秀贞已被宏伟那英俊不凡、神彩飞扬、身高体健、风度翩翩的俏模样以及风趣不俗的谈吐,迷得是神魂颠倒,牵系心怀,常言道「姐儿爱俏」!-

-  无论是那一个国家的女性,不论老少绝大多数,都是喜爱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土。蔡秀贞有岂能例外呢?
--
  宏伟自然也惊于蔡秀贞的艳丽,她的肌肤雪白,三围够标准,身高一百七十公分左右,修长纤秀、曲线玲珑,窈窕、婀娜多姿、丽质天生,丰满成熟、美艳动人更胜其毋,看她一切言谈举止,尚带着处女之羞态,暗想若娶其女,以后母女一同侍寝,一箭双鹏,饱嚐这母女二人的风味,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矣!-
-
  二人经过一段交往后,凭着宏伟对付女人的手睕,来对付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是太容易了,投其所好,用体贴,赞美、赠物等等的战术,在男有心妾有意之下,更何况秀贞尚是个不太谙懂世故的少女,又有其母在旁推波助浪的游说,两人的情感如风助火势般的,熊熊地燃烧热炽沸腾起来,徵得秀贞父亲同意,择期完成了结婚大典。
-
-  洞房花烛之夜,二人均喜在心头,宏伟伸手搂着秀贞的柳腰,「好妹妹!今天是我俩新婚大喜之夜,快莫辜负了这今夜良宵,来让哥哥替你脱衣服肥!」秀贞羞答答的挣开他的怀抱道:「难为情死了。」「我们是夫妻,有什么难为情的,秀贞!来吧!我的好太太。」「不许叫!羞死人了。」她一手掩着脸,红霞满面。
--
  那种处女的娇羞俏模样,宏伟还是第一次欣赏到,真是好看迷人极了,心神不禁飘荡起来,笑嘻嘻的拉下她纤纤玉手,亲吻着她的面颊,说道:「你不许我叫,我偏偏要叫,我的好太太、亲太太、心肝宝贝的亲太太。」「啊!你真坏死了,叫得那么肉麻,难听死了。」宏伟冷不防的把秀贞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红唇,叫她把舌头伸进自己的嘴心,告诉她这样吻起来才有趣味,秀贞羞红着脸,依照他的话把丁香舌尖,伸入他的口中,被他一吸一吮得浑身颤抖,使这位初享亲吻滋味的少女,心中就像小鹿般的跳个不停,也不知所措地任他摆布。
--
  他的另一只手则在她的全身上下游走地抚摸着,秀贞是娇羞得抬不起头来!-

-  经过一阵抚摸后,他索性开始解脱她的衣服,一直脱到她精光为止。雪白细嫩,柔润凝脂股的胴体呈现眼前。「哇塞!」处女的胴体就是和妇人不同,胡、陆两位太太和她的妈妈蔡太太都比她逊色多了,无论她们再如何的懂得保养,毕竟岁月不饶人!身材曲线以及肌肤,总会逊色不少。
--
  她那对高隆的乳房虽然没有她妈妈那么肥大,但却是尖挺高翘,尤其是那两粒鲜红如樱桃般的奶头,向上高翘的挺立在那艳红的乳晕上面,真是艳丽夺目,腰细臀圆,粉腿修长,嫩柔细腻、光滑凝脂的肌肤,白中透红,小腹光泽平坦白净,阴阜隆起似个小山丘,两片肥肥厚厚呈粉红色的大阴唇,长满了浓密乌黑细长的阴毛,从阴阜一直延生到两片大阴唇上,中间夹着一个尚未被人开垦过的处女圣地。虽然秀贞全身每个性感部份己经成熟了,但是仍未脱掉稚气的形骇。-
-
  宏伟自己也脱光了衣物,那条粗长硕大,已经青筋暴露高高翘起火辣辣的大阳具,秀贞一看,骇怕得张口结舌,心中想到,这么粗长硬大的硬家伙,塞进自己那么小的小屄里去,怎么吃得消,受得了啊!不被它给撑死了、胀破了才怪!
--
  宏伟将她搂在怀中,一面亲吻着她的樱唇,一面用手指去拨弄她的肉缝、阴核。秀贞是生平第一次被男性如此亲蜜的抚吻自己的胴体,感到阵阵麻酥酥、痒酸酸的,浑身一阵颤抖,一种异样的快感,使她美眸生辉,小屄里流出湿濡濡的淫水来,她的性敏感度更胜其母,口里梦呓般的叫道:「哥哥!痒死了!」宏伟看得心里无比的兴奋,自己己玩过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美艳,一个比一个骚浪,秀贞这个尚未经人道的小妞,现在就已经骚浪透骨,将来一定会是个骚媚透顶的淫妇。-

-  宏伟经过一阵调弄后,迅速的低下头来,拨开她的粉腿把嘴吻在她那红红的肉缝上,用舌头舐着她的阴唇,并不时用嘴唇吮着那两片红咚咚,滑嫩嫩的两片小阴唇,再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阴核,来回反覆不停的又舐、又吸、又吮、又咬着她那美艳迷人、敏感度更胜其母的小仙洞。-
-
  秀贞被他舐吮吸咬得又是另一种异样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飘飘欲仙,淫水大量的从小屄里汹涌而出,宏伟则大口大口的全部吞食下肚。
-
-  「啊!亲哥哥……我受不了啦……好痒啊……」宏伟知道她已经骚痒得难以忍受了,于是翻身上马,分开她两条粉腿,露出那红通通的春洞,手握着粗长的大阳具,对准她的小屄洞口,用力一挺,只听到秀贞惨叫一声:「哎呀!痛死我了……」她的小屄己被宏伟硬塞进去一个大龟头了,那一种有被撕裂的疼痛感,驱使秀贞忙用双手去推抵他的小腹,不让他再挺动,口里叫道:「不要再动了……痛死了……」「亲妹妹!你先忍耐一下,等一会就不痛了。」「哥!妹妹还是第一次……现在里面好痛……我……不要了……你的东西那么大……我怕死了……」「亲妹妹!别怕!处女开苞是会有一点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弄时,还是会痛的。」「那么!哥……你要轻点……别太鲁莽……要怜惜妹妹嘛!」「我知道!亲妹妹,长痛不如短痛!你再忍耐一下吧!」宏伟说罢把她双手拉开,狠狠用力一挺,「哎呀!」的惨叫声中粗长硕大的阳具已齐根塞进秀贞那紧小的桃源春洞去了。
--
  秀贞只觉得屄心被堵塞得疼痛,好像利刃在穿刺一般,自然而然的想用手再去抵挡,当玉手一摸触到两人的性器交接处,摸得一手湿热的液体,忙缩手放在眼前一看,满手都是红红的血,大骛失色的道:「哥!我被你搞得流血了……怎么办……」「傻y头!这是你的处女膜破了,所流出来的处女之血,从现在起你再不是小女孩而是妇人啦!以后就只有舒服痛快,再也没有痛苦了。」宏伟开始轻抽慢插,秀贞还是痛得死去活来,娇喘吁吁,香汗淋淋的猛叫狂号:「哎呀!亲哥哥……你的大鸡巴……要把我……我的小屄肏破了……啊……啊……好痛哇……我实在受不了……啦……」宏伟真是高兴极了,处女开苞真是有趣,尤其那紧窄的小肉屄,把大鸡巴夹得紧紧的好舒服,好过瘾。秀贞那痛苦的表情,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想不到,原来和处女做爱,煞是好玩又有趣。
--
  「亲妹妹!还痛吗?」「好一点了……哥……你轻一点……我的子宫受不了……」宏伟以一种战胜者的姿态,闲情逸致的欣赏着她的细皮白肉,玩弄着她那两颗肥尖挺翘的乳房,以及两粒艳红如樱桃似的奶头,渐渐加快了下面的抽插,秀贞的痛苦表情,慢慢的在改变着,变成了一种快感、舒畅、惬意、骚浪的表情出来。-
-
  她小屄里子宫深处,每次被大龟头一碰,就使她有一阵慉痉的快感,传到四肢百骸而颤抖一阵,屄心里就流出一股浪水来。-
-
  「亲哥哥!妹妹现在不痛了……我开始感到痛快了。」「怎么样!亲妹妹!哥哥没有骗你吧!」「嗯……嗯……」秀贞嗯嗯声的轻哼着,肥白的屁股也情不自禁的扭摆起来了。-

-  宏伟见她那副骚媚淫浪的表情,知道她已经开始嚐到男女**的乐趣和甜头了,更用力的快攻猛打,大龟头猛地捣着她的屄心,直捣得秀贞是欲仙欲死,猛扭肥臀去迎合,眸射春情,骚声浪叫:「亲哥!哎唷喂……你要捣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妹妹又……又泄了……啊……小屄好美哦……」诸位请看:那满室的春情──以及在舍死忘生大战的两条肉虫,正在拼个你死我活,只杀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此戏实在使人百玩而不厌……诸位请听:那满室的春声──弹簧床被压得「吱吱」的叫声、大鸡巴抽插小屄所发出的「噗滋噗滋」的淫水声、骚浪的叫床声、和那气喘咻咻的呻吟声,交织成一曲香艳诱人爱的乐章,不朽的交响曲,此曲亦会使人百听而不厌矣!
-
-  「啊……啊……亲丈夫……哎唷……你的大鸡巴肏得……妹妹……的小屄快要升天了……妹妹真的不行了……啊……亲哥……求求你……饶了我吧……你再肏下去……妹妹会……会死啦……狠心的……亲哥哥……啊……你……你饶了我吧……」「啊……我的好妹妹……亲太太……屁股摇快一点……抱紧我……你那又热又烫的浪水……烫得我的鸡巴头好舒服喔……哥哥……快要射精了……把我抱紧点……亲妹妹……」宏伟已快要达到高潮,双手紧紧揉捏她的奶头,屁股拼命的狠抽猛插,一轮快攻之下,龟头一阵稣痒,背脊一阵酸麻,一股滚烫的浓精飞射而出,全部喷射到秀贞的小屄子宫里面。
-
-  「啊!好烫啊……好美……好舒服……」秀贞生平第一次初嚐那滚烫的浓精射入小屄的滋味,才知道男女交欢原来是这么美妙,这么神奇,而又是这么舒服!不由得使她甜在心里,笑在脸上。-
-
  *         *         *宏伟和秀贞度过了甜美的新婚蜜月,转眼不觉已经快一个月了、在这近一个月的中间,可苦了其岳母蔡太太!还有胡、陆两位太太啦!眼看心爱的人儿,每天抱着新婚的娇妻,卿卿我我恩爱缠绵,芳心是又羡慕,又嫉妒,小肥屄已经空虚了将近一个月,那股骚痒空洞的难受劲,真是搔又搔不着、抓又抓不掉!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好希望宏伟快些来给她们搔一搔身上的痕痒为快。-

-  蔡太太和陆太太二人名正言顺的以岳母及表姨妈的身份出入宏伟的家中、其岳母则毫无畏怯地正大光明的留宿其家。-

-  今夜秀真熟睡后、宏伟轻手蹑脚的潜进客房,其岳母早已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等候了,一见心爱的人儿到来,急忙把他紧紧搂抱在怀,又亲又吻又摸又捏的一阵缠绵。-
-
  「小宝贝……这二十多天可想死姐姐了,小心肝!你想我吗?」「亲姐姐!我怎么不想呢?真想死我了。」「算了吧!你现在娶了我那位美丽娇艳的女儿,还会想我这个老太婆吗?我才不信呢?」「真的!亲姐姐……啊!不!我现在要叫你是妈妈了,亲妈妈!我真的好想你、你要是不相信,我发誓给你听。」「小心肝!不准你发誓,姐姐相信你就是了,以后除了在别人的面前叫我妈妈,只有我俩在一起欢爱的时候,还是叫姐姐,我好喜欢听你叫我姐姐,尤其是这个时候听起来使我有一种异样的美感和情调呢!」「是!遵命!我的美玲姐!亲姐姐!肉姐姐!」「好了!什么肉姐姐的,叫得肉麻死了,来!小宝贝!快来替姐姐解解饥,止止渴吧!姐姐已经快要一个月不知亲弟弟大肉棒的滋味了。」「好可怜的亲姐姐!待弟弟好好的让你吃个痛快!把你喂得饱饱的好吗?」「嗯!那就快一点嘛……」于是二人掀起了一场生死大战的序幕了。
--
  秀贞一睡醒来,不见宏伟睡在床上,以为他上厕所去了,自己也感到需要上厕所小便,来到浴室内也不见宏伟的人影,甚感奇怪,半夜三更他跑到那里去了呢!便溺完后返回房中经过客房,听到里面传出阵阵的骚浪淫笑声音,并夹杂着一种好耳熟的男女哼叫声,心中起了一阵狐疑,难道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母亲在偷情,作出岳婿乱伦的事来吗?急忙贴耳靠在房门上仔细一瞥,果然一点不假,用手轻轻试推房门,谁知房门未上锁应手开了一缝,秀贞用眼一瞧,看得清清楚楚,里面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目了然。
--
  祗见自己的妈妈赤条条光着一身的雪白肉体躺上床上,翘起浑圆的大腿架在自己丈夫的双肩上,丈夫则压在她的胴体上,凶狠的用那条大肉棒猛肏着她妈妈的小肥屄,红红的洞外浓黑粗长的阴毛,湿淋淋、水晶晶杓淫水,流个不停,随着大阳具的抽插,她**肥厚阴唇,也随着翻出翻进,淫水发出「呱滋呱滋」之声。
--
  再看她**脸上表情是骚、媚、淫、荡,全集中于粉睑上。还有那股舒服畅美的劲儿,由她那颤抖慉痉的娇躯上都表达出来了。
-
-  秀贞看得楞了半天,暗自思忖着:妈妈真是色迷心窍,父亲难道不能满足她吗?为什么要和自己的女婿通奸呢?-
-
  这岂不是有违人伦之道,作出乱伦的苟且之事,简直是家丑!若让别人知道了是多么耻辱的一件事啊!本想冲进房中,同他二人理论,但是一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个又是自己心爱的丈夫;若是告诉父亲嘛,一来爸爸一向是怕妈妈,二来可能会引起父母不合,若是闹将起来,连带宏伟要吃上妨害家庭的官司,三来二人非闹得离婚不可,这岂不弄个得不偿失、三败俱伤呢?!
-
-  想罢之后,也就心平气静的欣赏他二人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的盘肠大战!只看得她真是惊心动魄,叹为观止,情不自禁的芳心也荡漾起来,小屄里也淫水潺潺而流,酸麻稣痒之感一股脑的聚集全身──这活生生的舂宫场面,还是生平第一次看到,怎不叫她又惊又喜,脸红心跳,欲火如焚呢?只得用自己的手指去抽插小屄来止痒了。
-
-  床上的两个人儿,经过了近一小时鉴战后,才双双痛快淋漓而舒服满足的呜金收兵,一看房门的地上,秀贞躺在那里手淫自慰!蔡太太急忙下床走过去扶起了她,满脸带笑的说道:「我的乖女儿!你怎么躺在地上手淫起来了,快到床上去让宏伟安慰安慰你吧!」「妈妈!你还说呢?你怎么可以抢女儿的丈夫嘛!和他做出这样羞人的事来嘛!你叫我以后怎么办嘛?」「我的宝贝乖女儿,你那里知道呢!你的爸爸早已性无能了,妈妈才刚刚四十出头的人,心理及生理都需要安慰和满足,你爸爸无法使我得到满足,我只好去寻求自己的需要,宏伟本来是你表姨妈的情夫,才介绍给我的,因为妈妈与你的表姨妈太爱他了,怕他以后娶了别的女孩做太太,把我和你的表姨妈甩掉,所以才把你嫁给他、以便能抓牢他的心和人。现在妈妈把一切都和你讲明了,我有几个条件提出来,你就看着办吧!-

-  第一条:你若愿意和妈妈与表姨妈共同享受宏伟的一切,那就万事ok、皆大欢喜,只要瞒着你的爸爸和表姨夫就行了;第二条:就算是你将我们的事去告诉你的爸爸,我也不怕,最多是吃上妨害家庭的罪,关几个月出狱后和你爸爸离婚,我也在所不惜;第三条:你就是不答应,宏伟将来得不到你表姨妈和另一位胡太太的资助,它就无法创业,若靠他工作赚来的薪水过日子,是无法享受到好的生活,就像妈妈一样,受了一辈子的穷困;第四条:妈妈和表姨妈也不会天天霸占着宏伟,最多也不过是在吃不饱的时候,替我们充充饥,打个野食而已,他总归在名份上还是你的丈夫,对不对?
-
-  秀贞,你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你仔细的想想*** 话再答覆我好了。」秀贞终于被她妈妈在软硬兼施之下说服了,也只好答应照她的话去做。-
-
  *         *         *哈哈~~妙哉!奇哉!真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
  妈妈、姨妈、女儿,三人共侍一夫,并定下于此空前绝后的怪条件,说来说去别无其他,君若有条真本领,硬功夫的大肉棒,相信你一定能在脂粉丛中,吃香的喝辣的,而人财两得、享尽人间无穷之艳福矣!